何为天命天命就靠一张嘴

      “野山参能交易,那黄金、白톉银,那些名䦓贵的珠宝首饰,古代皇帝皇后、名人用过的东西尹,能交易吗?

      还有,过去都能交易了⁖,那未来,未来呢?

      如果都能的话,那就真的有点叼了᠈。”

      吞了吞唾液,脑海里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又乱了起来。 ꂠ

      好半晌后,陈放终于冷静下来。

      熊“这种事儿不能想,越想人越飘,想多了脑筋容易⪎出问题。”

      陈放晃了晃脑袋,不管以后的交易方向是什么ਧ,交易内容有哪些,对他来说,힛他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赚钱!

      赚了钱之后,去炮*好多漂亮妹子。

      简单、纯真、朴实无华。

      “先把今天的新交易完成吧,一株50年份的野山参,也不知道能值多少钱。”

      陈放一边出ꉟ门,一边用董手机在网上查询起野山参的价格。

      ꙻ不过,网上的人众说纷෉纭,有的人说50年급份鲜野山参也就值ᜰ个十几万,但有的人认为要值五六十万。

      看了半天,大踌家都说的在理,陈放也不뱗知道该信谁。

      记得겪江秋朦室友谈的那个男朋友,叫林盛,这家伙好像就是搞药材批描发的,陈放觉得回头可以找他打听打听。

      花了半个多小时,陈放终于把200斤白᛫花花的稻花香和100斤的猪肉运回家中,体积稍微有点大,也不知道会不礋会被人注㗳意。

      ┕ “等手里的钱再똂多点,一定要搞个安全的秘密基地,恒大华庭这个市中心的位置,还是太显眼了,如果被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给盯上,那就麻烦了……”

      自从得到财富系统以͊来,陈放做事都比较小心,但攻他觉得自己谨慎的程度,依旧还不够。 㜋

      将稻花縻香大米和猪肉转入系统的仓库中后,陈放ꆱ果断选择完成交易。

      【交易完묢成,你收获1株55岁鲜野山参……】

      一百年前翥的野孾山参,到现在却还是55岁,看来这玩意儿是直接送过来的,无视了时间限制。

      心念一动,陈放将这株婿刚交易完的鲜䎼野山参从仓库中取出,个头不大,但根须密密麻麻的,非常多。

      入手很轻,重量没多少,品相和体形的话,陈放也不太懂这个,不好判断。

       端详一番后,陈放将这株野山参小心地放到客厅的茶几上,想了想,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找到之前和林盛交换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电话响ᙗ了没几声,通了。

      㥘“林哥,是我,陈放,还记得我吗?”陈放率先招呼道䝽。

      “哈哈,当然记得,记忆犹新呢。”Ԛ林盛一笑,“陈老弟你打电话给我,䝫是有什么事儿吗?”

      陈放开门见山就道:“这不是上次吃ქ饭的时候,林哥你碧说你是做药材生意的吗,正好我一朋友最近需要购买野山参఩,就托我帮忙问问。”

      什么朋友,那个所谓的朋友就傉是䃽陈放自己,但问题是陈放也不买臊,他要卖。

      不过愩,这种时候如果太老实了,说自己要卖,林盛没准儿会忽悠他,可说买的话,价格上就会公道许多了,至鐞少不会太低。

      “野山参?”

      “对,要那种鲜野山参,林哥你的生意在这方面有涉Ḁ及吗?有的话,想麻烦你ⓨ指点下。”陈放道。

      “我主要做中药材的生意,养殖人参倒是经常捣鼓,不过,你说的鲜野山参,是要什么年份的?”林盛问道。

      “넽5ꄠ0年以上的吧,太低了也不好。”陈放说道。

      縫林盛沉默了一会儿,道:“50年份以苵上的鲜野山튊参,我只能这样跟你说,极少,我手里是没有的。”

      “虽然极少,但ᚶ有是吧?”

      “对,有,不过蓉城的药材市场都很少见到。”

      “那这种̹年仛份的鲜野山参,具体什么价呢?”陈放问娖。

      ʀ林盛耐心地解释道:“老弟,这个要看情况,一般50年份的野山参,虽然ㄤ有点年份了,但依旧算嫩,通常情况下品相是进不了高级别的。

      售价的激话,得看情况,有高有低,浮动比较大。

      不了解不相㿅信ᛖ的人,一株ƃ50年份的鲜野山参摆在他面前,他就算几万块,几ထ千块也不会买。

      但若是遇到急用的人,50个W,甚至100多个W都没问题,需求决定它的价格。”

      陈放沉声道:“你的意思是,像我朋友这种急需的,恐怕得花50万甚至100多万,才能买到一翙株50年份的鲜野山参?”

      林盛叹道:“目前ⵀ看来,多半是这样,进入现代社会后,野山参越来越少了,很埴多人就算有钱都买不到≞一株如意的ᦠ野山参썲。”

      “那林哥你手头有什么渠道能买到吗?”

      “没有,最近这段时间是没有的,前两个月,我还有两个客户急需野山参呢,瑫要是有的话,我肯定买下来再往他们那里倒腾一手,也有菌的赚,只可惜,野山参这个行当的生意越来越难做톨了箥,嗀买不到啊。”

      “好犡,明쮢白了,谢了啊林哥,回头有空请你喝酒。”

      “哈哈,好!₵”

      结束通话后。

      陈放琢磨起来,看这样子,如果找林盛交易野山参的话,⋨是可以的。㊟

      不过,陈放阈又㙅有点想避开他去卖野山参。

      可想了想,野山参这块的圈子鞎也不大,瘂林盛懂的不少,说的头头是道,很明显属于圈内人。

      所以,就算自己瞒着他㬓去캐卖了野山参,麨后面指不定也会被他知道。

      一番思忖之下,陈放觉得还不如坦率地直接卖给他算了,这样还能扩展下人脉,如果以后还能交易到野山参,可以打包卖给䢬他,省心又省事儿。ᕂ

      但唯一的麻烦就是,野山参的来ᏽ源没法解释,如果林盛深入调查他,肯定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只是,陈放回头췲一想,假如倒卖野山参的事儿干多了,不管对方是不是林盛,恐怕都会盯上他吧?

      这样一来,选择总是卖给林盛一个人,渠道单一,反而更容易控制情况。

      “那就林盛吧,至于野山参的来源,后续怉如果真的有輷多批交易的话,我可以专门布置一些假象,如果没有,就不存在什么暴露的问题了。”

      打定主意后,陈放隔了ꉙ半个小时,又给林盛打了过去。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