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总算不是反派了

      白云天用手掌抚了抚小碧瑶的红脸蛋,枋再次询问:“瑶儿,你可要想榩好了,一旦接受它,你将来就再也不能反悔,只能真真正正成为我的新娘子。”

      小碧瑶红着脸再떋次点点头:“不会的,我虽然蠢了一点,但听娘教过三十多年的那些知识,我是真的想娶云天弟弟你。”

       白云天温柔的目光一僵,尽管听鬼王说过小碧瑶的年龄可能会很大,然此刻他心里固顶有的观念才终于被斩得粉碎。

      不能再用凡人的思维来看待事情ﵛ,他自㘒己的年龄尚且不说,眼⟖前这个世界是属儷于修行者的世界,再也不是从前那些㠐寿ῶ命不过百的低武世界。

      至于那个娶字,他更已经无力吐槽。

      就像鬼王所鮔说,只怪他一个男孩子生得竟比女孩子还漂亮,那水嫩柔滑的凝脂肌肤、浑然天成的清秀五官,简直犯规,简直诱人犯罪。

      白云天深深凝视怀里紧闭双眸的小碧瑶,以及她那高高撅랅起的红润小嘴,再次叹息一声:洶“瑶儿,希望你将来不要觉得我自私。”

      小碧瑶登时就有些羞恼了,她睁尮开双眼,恶狠狠地㋗盯着ﻭ他,语气颇为急不可耐:“你婆婆妈妈的,还像ᚸ不像个男人!鋣哼,我鬶自己来!”

      Ⴇ 说完,她嘴角流出一丝晶莹的口水,却也不擦,竟直接向白云天的嘴凑上去。

      白云天眼角剧烈跳动,连忙将手☨臂横挡在嘴前,只觉手臂的肌肤上传来一片温热湿润的感觉,而后便是一阵轻微的疼痛感。

      原来是这小妮子发现他用手臂挡住,十分气恼和羞愤,ჴ就用力狠狠咬了他一口。

      小碧瑶㋥似乎祥发现自己有些过了,赶紧松开小嘴,便看到他ꨶ那洁白无瑕的手臂上有一排深深的牙齿印,隐约间可见到淡淡的血渍。

      她眼眶瞬间红了,抓起那䓰截手臂,用衣袖擦干净上面沾着的口水,轻轻吹了吹上面的牙印,语气又气又心疼:“你为什么要挡,真是被你气死了!탁……云天,对不起,㣔很疼吗?”

      白云天好笑ᴰ地用另一只手揉揉她的줖小脑袋:“这点小伤怎么会疼,你忘了最开始见到我时的那一身伤,那个时候我都没喊一声疼。”

      小碧瑶轻轻用手指抚了抚上面的牙印,神情有些低落:“你就这么嫌弃我吗,虽然ꕉ我确实没你漂亮,没你有圏天赋,没你那么聪明……”슓

      她越是说着,就越觉ȑ得自己毫无突出的优点,声音渐渐低至不⮰可闻,眼里펃开始有水花在闪动。

      白云天无奈道:“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还小,唉,也怪我没说清楚。我要给你的,是我心脏里的一滴精血,它可以提高你″的修行资质,提升你的修炼速度。䙎”

      “什么?!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心脏里的精血太过宝贵……”小碧瑶抬起头望向他,一脸的震惊和感动,急忙摇头。

      而后她又朝四周看了看,凑到他耳旁,表踡情严肃郑重,压Ĵ低声音道:“你心脏精血的秘密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哪怕是我爹,嗯,还有鑬幽姨。”

      礴“总⴫之,˾我会当你刚才什么都没说过,等我修行有成,我会用秘磫法忘却这件事。对了,你除了我以外,没告诉暛其他人吧?如果有,☮我们最好早点去……”说着说着,她眼里有一缕쾆淡淡的杀机隐现。

      꼾白云天心弦被触动,他已经有些分不清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和大唐世界的矮个子丫头,她们太相似,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吤出来的ᯞ。

      一样的好色馋他身子,总是싚明里暗里占他便宜;一样的为爱奋不顾身,敢与天下人为敌;一样的蠢萌淘气,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櫰“傻丫头,只是分一滴心血给你,不碍事的。”

      说䆟完,白云天的心脏处突然闪现出柔和的白光,像星辰一样明亮,璀璨,纯净。

      他用手在上面轻轻一划,白色的㙧光幕里裂开一道细缝,飞出一滴晶莹剔透的红色血液,悬浮在他手掌上,艳红色的光华荧荧流转,很是璀璨漂亮。

      它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气势,仅仅是像一颗不应存于世的、纯净到极致的透明红宝石,普通却又极其不普通。

      分离出一滴心血后,묂白云天枤的脸色苍白如纸,精神씕变得很是萎靡不堪,他一㶅向娇嫩水润的肌肤此刻竟是有些干枯,但他没有在意,抓住那一滴心血,颤颤巍巍朝小碧瑶胸口处按下。

      小碧瑶先ꖠ是看得有些呆,而后很快耀就反应ﱮ过来,想눟要阻止他的举动,然而竟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她的身ꌱ体就像被定住⢛,只能眼ⶾ睁睁那滴븷血液一点点进入她的心口里。

      㒘没有任何疼痛感、肿胀感、酥痒感、撑爆感之类的奇怪感觉,就像一道温暖的光照进她的心窝里,她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幸福,自己与他之间헍似乎多了一道牢不可破的联系。

      然后,白云䀘天温和地笑了笑:“我先休息两三天,不要怕。”蕼

      话音刚落,他就晕倒过去,被可以动弹的小碧瑶用力地搂进窢怀里。

      ꉣ小碧瑶用手指轻轻抚摸他有些干枯的脸颊,感受到他体内气息的虚弱,泪水不受控制地流出,下意识喃喃道:“哥롽哥,为什么你还是这么的傻……”

      쟂 白云天将心脏中畈的精血分离︛一滴溚给碧瑶,倒不是他真的那么大方,뒵而是因为碧瑶的资质确实不太好。

      能永恒不变的感情都是建立在平等地位上的,不说完全平等,至少不能相줁差太大。

      就拿之前低武世界里的普遍观念来说,强大的武者基本刀枪不驿入水火难敏侵,一根手指可轻易洞穿岩石ﲫ,一巴掌更可开山裂石。

      假如愸他或她将来和普通人相恋,那会有什么样的可怕后果?鷟每分每秒他或她都刻意收敛챌力量,小心翼翼,像捧着豆腐一般呵菑护爱人?

      然而,묺现实中真能做到这一步的,除了最顶端的那寥寥数位顶尖武者外,其他人一旦情绪稍有所波动,亦或者一个不留神,爱人就会非死即伤。

      因此能与࢟武者在一起的,綮要么同为武者,要么是体质特殊的人꿪。 쥝 곏 更何况,武者除了身体上的巨大力量,他们的精气神也是繙格外的Ꜫ恐怖。

      一个眼神可轻易震慑普通人的意志,一道怒吼可吓溃普通人的心神,野蛮狂暴的恐怖气뤟机如虎如熊。

       他们举手抬足之间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势,竿那是日积月累锤炼肉身、与人搏杀俄所带来的信念,就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威压四海。

      这也导致武者的三观与普通人相差甚远。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并非只是说说卯而已,安分守己也从来不是江湖的主旋律。

      錂昨天张家灭门,今天李家被屠,眼下路有热尸,周围刀光剑影,暗处偷袭紂投毒,这些才是江湖的主旋律。

      虽说白云天和碧瑶之间肯定不会有这般天差地别的差距,但提升她的资质、提高她的上限,显❜然是必不可少的。

      真正喜欢一个人,自然会千方百计让对方变得更好,而不仅仅只是对她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