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大买卖

      吃瓜人群看的过瘾。

      ꈱ同样吃瓜过瘾的窦静他们那桌人,表示:看了一场大戏大家都高呼爽。

      陆维双意犹未尽的说:“不过瘾,还䪞想看!”

      单浩笑骂道:“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陆维双嬉笑:“嘿?我就不信你们觉着看够了!”

      杜小喜也是一副意犹未尽:“没看够!没看够!”

      白夏两ꭔ眼放光道:“简直比电影还有看头。没想到最后居然会来了那么一个大逆转。厉害了!厉害了!”

       陆维双说:“刚刚那个叫王梦的女生挺有意思的。”

      赵丽丽问:“怎么讲?”

      陆维双摇头晃脑的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赵丽丽“切”的一声:“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陆维双赶紧摇头摆手连铀连说:“你快饶了我吧!我叫你大姐了!”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众齐人笑。

      窦静对这几位车友感官很好。她不是一个吝啬的人,当然也不是一个能委屈自己的人。要吃饭了。这年代缺肉,她决定拿点儿好的出来大家吃。前提,不能太高调。想了想,于是假装翻包从一直背着的绿色书包喷里拿惊出了一罐午餐肉罐头,它实际那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的。然后迅速打开盖子。那午餐肉罐头虽然.是冷的,但ꊟ不影响它本身的色香味全。这不,뢖香气迅速钻入大家的鼻间里,他们都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扭头惊讶的看向窦静。

      ˵ 窦静将开盖的午餐肉放在桌子中间,说:“吃!”

      븾 陆维双笑道:“霸气啊!静妹儿!”飞快的用勺子挖了一勺午餐肉塞进嘴里,点头说:“好吃!”然后把自己盛菜的那个饭盒开盖放在了午餐肉的旁边。众人一瞧?好家伙红烧肉和青炒小油菜绝配啊!

      单浩、曇白夏和赵丽丽见此也纷纷拿出了自己的饭盒,白夏的是一盒白伒菜猪肉馅的饺子白ᒾ面作的皮子;赵丽丽是猪油渣炖白菜粉条⻄;单浩的是半只切好的烧鸡和半盒炸萝卜丸丸子。好家伙都挺有的啊!放在此时这是都是可以宴席的顶顶好的饭菜ᗨ了。

      车厢里离他们这ⶁ桌近的人都瞧清楚了窦静他们这一桌饭菜不少人都忍不住露出了或羡慕或嫉妒的表情,只是因为之前的那场“风波”没有人跳出来说讽话。

      见大家都纷纷的拿出了自己的﷥好东西,杜小喜拿着自己的饭盒面露迟疑。

      滙陆维双一把拿过杜小喜的饭盒打开:“炒咸菜!这个好解䲯腻。”率先夹了一筷子就着手中的馒头吃,边吃边说:“都是些肉菜油腻!”

      单浩附和:“没错!”也夹了一筷子就着檀自己手中的馒头吃。

      白夏、赵丽㟷丽她们也纷纷的给面子的去夹咸菜吃,嘴里念念有词:“爽口!”“解腻!”

      窦静体贴的把赵文莲准ዿ备的那个同样放有咸回菜的饭盒趁大家不注意收了起来,为避免杜小喜尴尬。然后若无其事的跟大家一起就着干粮夹着杜小喜饭盒里的咸菜开吃。

      咸菜是放在锅里干炒的没有油星不好吃还十分的咸的那种,但是大家都没有表现出不好吃不爱吃的样子。

      一旁提着心看的杜小喜,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的家里条件不好,害怕新朋友们嫌弃她,结果......心下一暖。杜小喜这次真心的笑了起来。

      陆维Ꝍ双说:“傻笑什么呢?快点吃饭,一会㷲儿ꉚ还䥋得去排队刷饭盒。”

      杜小喜抬头看见大家正对她发出善意的微笑,感动的点头:“嗯!”今天天气真好,天也好蓝呢!

      “窦妹儿你这罐头是在哪里买的呀!味道比供销社里卖的好。”陆维⯌双真心喜欢这盒罐头太对他胃口了。

      稜“是啊!”赵丽丽也觉着好吃。

      “对呀!小静我要去买。”白夏双眼亮晶晶的。

      单浩点头:“好吃!”

      杜小喜虽然没有钱买,那就来捧个人场。

      ௘ 窦静被大家那小狗儿讨食一样的眼神,逗笑轄了:“那䐌是我同学送给我的。你们想要就给我你们下乡的地址回头我找她买了寄给你们。”

      大家都说:“好啊!好啊!好啊!到时给寄醫钱你帮我们买。”就算不寄᫑罐쾺头,大家彼此留下通信地址也可以写信联络感情。难得遇到性情不错的朋友。

      ꉙ D市到了,两天一夜的火车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大家要分开了。窦静、赵丽丽、陆维双、单浩,他们4۔人一起先下火车;白夏是下一站下火车;杜小喜最远要8站后才能下车。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大家依依惜别互道祝福。

      下车后会有人来接他们到各自的大队报道。

      巧的是王梦、赵艳美、窦静她们三人居然都是一个大队的?陆维双⪝他们见此纷纷皱眉。

      陆维双把窦静叫到一旁小声叮嘱说:안“静妹儿,哥哥跟你说这个叫王梦和赵艳美的她们俩可都不是什么善茬子긁,你要记得离她们远点儿啊!”

      单浩点头:“而且跺她们之前ڂ的꽺恩怨看起来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离她们远些,免得殃及鱼池姇被她们卷进入麻烦里。”

      赵丽丽也说:“是啊!那两个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离远点准没错!”

      窦静见好朋友们如此关心自己心下一暖,含笑点头应:“궠是”。

      他们说的没有错。那赵艳美和王梦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主,这二个人在一块儿,今后必定还会闹出许缻多蛾子来。离得远点没错的。

      不过窦静有疑问。

      她总觉着这个叫做王梦的女知青看㒌向自己的眼神很古里古怪的,人也儿给人感觉怪怪的,心想:最好别招惹到自己,她也不是个吃素的。

      之前王梦在火车上一心都扑在了报复赵艳美的身上。现在下了火车,站在集合点四处乱瞟之际,忽然目光一凝:窦静!

      真巧晧。王鍈梦Ჴ心想:谁能想到就是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窦静才是他们这一群人里኶头的洚大赢家呢?

      说起“平≓凡无奇”的窦静?王梦就忍不住羡慕和嫉妒:这个一无是处的家伙,能成为大赢家都要归功于她嫁了一个有閩本事的好男人。真是人不뭆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能想到这个看似平凡无奇的小姑娘鑐居然还有那运势?⹇

      王梦撇嘴:现在不同了,她王梦如今重生了。拥有先机的她根本不可能放任窦静Ꚗ再次成为首长夫人透。这一次成为人上人的将会是她自己钍!

      䚜 在王梦刚刚重生之初,很是想不됕开的。因为她发现自己回来的晚了,知情报名早就完成了。从头再来一次,她还是改变不了再次下乡的糈命运。

      王梦:难道我还要再去经历一次过去的痛苦吗?于是心态有些崩,髻差一点儿走极端:去买老鼠药下锅里,把王家以及朱家都一次性葓解决了,她自己也不活了,大家都同归于尽算了뛞。

      丆只是到底是意难平啊!王梦稍稍的恢复了一些理智,发出灵魂拷问孞:为了那么几个人渣就这么白白的赔上自己究쏊竟值不值得?不行,她要留着那些人慢慢的折磨才好,疘不能叫他们死的太痛快了!

      及时拉回王梦理智的不仅仅只是那些不甘赴死的心情,最主要的一点是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这件事直接扭转了㘬王梦对下乡的排斥,她认为自己飞黄腾达的机会要来了ꄰ。

      蔁 没错!这个王梦眼中飞黄腾达的好机会就是她自己取代窦静嫁给未来的首长大人成为표首长夫人。

      她有前世的经验,无论是心智和能力以及腰包里的钱财都已今非昔比。眼下再次进村儿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反正她早就已经过惯了乡下的生活,那里的人跟环境她也都熟悉。

      心态变了,目标也有了。王梦她当然不再排斥下乡反而对此跃跃欲试、还很期待呢。

      王梦计划着此次下乡一定要握住“机会”,好把未来的首长大人拿下,牢牢的抓到手心儿里。报复人渣什么的她不急,没有什么不是权势两字可以解决的。

      说实话王梦她并没有把窦静放在眼里。现在的窦静只是一只没啥看头的丑小鸭,要ꩯ拿什么怎么吸引男人?飸

      ︳可是她王梦不同啊!刚刚满18岁的王梦肤白貌美,长的跟朵娇花儿一样,谁看了不眼馋。尤其是王梦曾经做过妇人,如今机缘重生回到18岁。那֬种妇人与少女⁠两种不同气息的交会融合,使的她整个人看起来既纯又欲再加上生的漂亮,吸引力十足。

      真不知道当年窦静是怎么跟那人勾搭在一起的。王梦瞧着窦静,暗暗撇嘴:一定是窦静使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手段才得以上位,不然就凭她那副丑八怪的样子。男人会要她?又不是瞎了眼!可恨,自己当年“两Ό耳不闻窗外事”不然一定会好好的做足了功课去防备她。蹀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钉上了“心机深沉”“平平无奇”“人不可貌相”标签的窦静正在跟她新认识的小伙伴们依依惜别呢。当然她就算知道훨了也不会去在意,因为她的确实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那原主长的也确实不漂亮。

      “小静,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呀!”赵丽丽说。

      “静妹儿你可要记住哥哥的话一定要离那两个女뷕人远着些啊!”陆维双不放心的有叮嘱,有时候你不去找麻烦,麻烦也会主动找来。他静妹儿年纪小小真担心她应付不来吃亏。

      单浩说:“照璪顾好自己,尽量别让自己落单。”

      貿窦静笑着说:“放心好了,哥哥姐姐们的话我都记住了。你们也要保证自己,咱们要多多写信常ꧬ联系啊!”窦静觉着他们的品性不错,可以继续交往。

      ᄊ “那当然没有问题,别忘了帮我买罐头。”吃货陆겪维叫캁到。

      “还有我们的。”赵丽丽抢着说。她家里虽然孩子多,可条件不错偶尔吃上一个还是买的起쒫的。

      单浩说:“也算觿我一个!”

      “好的,好的,大家都有份儿。”窦静看着这群吃货好笑的说。要不是因为鼛没办法解释她倒是想现在就打包多送他们几箱子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